冰糖兔叽

与我落地上天
命都给小可爱
为你做个唯粉

【雨博小段子】豹子精

逻辑是硬伤,啰嗦改不了,只想写最后一段,结果前面废话好多……


已经要是冬日了,用过晚饭,天色暗沉下来,方母点上油灯,抱起小方博塞进被窝里,又回头拿起未完成的针线开始忙碌。方博悄悄探出小脑袋,大眼珠骨碌碌转着,一个挺身翻坐起来,小手撑在身前,上身前倾,凑到母亲身边凝神看那双带着薄茧且有些微干裂的手捏着一枚细针上下翻飞,光秃秃的布料上不一会儿便现出了一对儿带着憨态的小兽。
方博看得入了迷,越凑越近,方母停下活计,扭头笑道,天晚了,博儿是小孩,该要睡了。
方博用力睁了睁眼,抬头认真道,娘亲,我已经五岁了,是个大小孩,不是小小孩了,我不用早睡。
一旁抽着烟袋的方父闻言,把烟锅在地上磕了磕收好,转身抱起儿子,道,博儿不早睡,可是会被山上那专吃小儿的豹子精给捉走呢!
方博一阵心悸,小身子抖了两抖,却还是给自己壮着胆子嘴硬道,哪、哪里来的豹子精?就算真有豹子精,我、我也不怕他!我有屋子挡着呢!说完又郑重地点了点头,仿佛被自己说服了。
方父又笑,哑着喉咙,放低了声音,那豹子精可是在山上修炼了五百年,得天地自然之灵气,不止力大无穷,还会化形。到时他变做人的模样骗你出去,再捉你上山,便是村里力气最大的阿伯也打他不过,这可如何是好?
方博被唬住了,嚅嚅诺诺想了好久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反而越想越怕,躲在父亲怀里,由着父亲抱着躺进被窝。方父拍着他的背,有一下没一下,慢悠悠哼着小曲儿,小方博就迷迷糊糊忘了那吓人的豹子精睡了过去。

第二日一早,前一晚折腾了半夜的方博又理所当然地起不来了,隔壁家周雨啪嗒啪嗒跑进方博家,乖巧地问候过方父方母,便歪着脑袋问,博哥哥可起来了?得知方博还在赖床,周雨笑眯着眼睛走进里屋,他将带着清晨薄寒的手放在嘴边哈了两口热气又搓了搓,然后轻轻探进了方博微敞的领口里。方博一个激灵睁开眼睛,就看到周雨弯着大眼睛冲自己甜笑道,博哥哥你可醒了,外面公鸡可都叫三遍了,今儿个天好,咱们去滑草呗。
方博转个身眯起眼正想忽视周雨再睡个回笼觉,不料周雨却不肯如他的愿,两只冰手牢牢贴上方博圆圆的小脸,冰的方博浑身一战,睡意顿消。周雨一边叫着博哥哥起来嘛陪我去滑草,一边麻利地拉起方博并将外衣套在他身上。
方博无奈地起身穿衣,一番梳洗,小人彻底清醒了。向母亲知会了一声,手里捧着个豆包,两个小人拉着手奔出了门。
周雨左手紧紧捏着方博的右手,两人跑出一身汗,手心里也湿答答捂出了汗,却仍不肯松开。方博跑的气喘吁吁,停下来嗔道,我都跑累了,咱们到底是要去哪里呀?这都冬天了哪里可还有草地?
周雨回头,右手捏着袖子替方博揩了揩额头上的汗,安抚道,到了到了,博哥哥你看,那边就是草地了。
方博顺着周雨手指方向看去,原本绿油油的草地现在都已枯黄,干硬的草根从土里翘起,这可怎么滑?方博瞄了一眼周雨,心想雨弟弟可别是个傻子吧,那可白瞎了这么俊的脸。
周雨没理会兀自出神的方博,跑过去从不知哪里拖出一个木板车一样的东西,只是比车少了两个轮子,两个支架光秃秃的支在地上,撑着一个平板,周雨站在板前扶着车把,转头道,博哥哥你上来,我带你滑呀。
方博有些不情愿,看周雨兴高采烈的样子又不忍心拂了他的意,踌躇半天还是磨磨蹭蹭坐上了板车。周雨嗷的一声叫,博哥哥你坐好啦,咱们出发啦!便撒开腿又跑了起来。
方博坐在板车上被颠地七荤八素,想叫周雨停下来,又觉得周雨还没玩够让他再开心会。一阵疯跑过后,坐在车上的方博都觉得累了,可周雨却像没感觉一样,乐此不疲地奔着,还兴奋地大叫。
方博脑海里渐渐浮现出昨夜父亲讲的故事,雨弟弟小小年纪如此大力,莫不是那豹子精变来要骗我去吃的吧?念头一出便再也收不住,吓得方博小心脏砰砰直跳,小小一个抖成筛子,想叫又不敢叫,看着周雨身影越想越吓人,只好拿两只小手捂住眼睛。
周雨终于跑累了,停下身一回头却发现方博缩成一团捂住眼睛。他好奇地走到方博面前,探身问道,博哥哥你怎么了?
方博听闻豹子精问他话了,一阵紧张,小心翼翼地将手指分开一个小缝,漏出了周雨一张跑到通红的小脸。
你、你你、你不要吃我好不好?方博战战兢兢和豹子精商量道。
周雨莫名,博哥哥在说什么?我怎么会吃你呢?
你、你不是那豹子精变的吗?我以后不会吵爹娘晚睡了,你不要吃我好不好?我娘亲会做红烧肉,我、我那碗都给你吃好不好?
周雨抿嘴一笑,握住方博两只肉乎乎的小手,博哥哥你可见过我这么好看的妖怪么?
方博眼前遮挡被移开,一双大眼直愣愣看着周雨,眉头自始至终皱在一起,一副忧心忡忡地样子。他胆怯地看了看周雨那张俊脸,心里盘算着,巴掌脸好看,像我;大眼睛高鼻梁也好看,像我;肤白如水也像我;这么好看的小雨还真不像那凶恶的豹子精。想到这里,方博咽了咽口水试探道,你真是雨弟弟?真不是那豹子精变的?
周雨听闻笑得一脸灿烂,弯弯的眼睛亮闪闪的,他翻身坐上板车,靠在方博身侧,一手拉住方博胳膊,另一手越过肩头将人揽在怀里。周雨将头贴近方博的脸,鼻尖触碰到圆润的脸颊,只听他轻声道,博哥哥哪里想出来的豹子精?我纵是那豹子精,也舍不得吃了哥哥。我喜欢哥哥还来不及呢。


撑地杀?帅爆了!

(。・∀・)ノ゙Boer:

哇哇哇哇哇哇哇Σ(`д′*ノ)ノ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ˍ⊙)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PД`q。)·。'゜ 

而且她的仓鼠画的并不好看…

sungZzang:

转给首页还不知道情况
画了个仓鼠博就嗷嗷评论说喜欢的菠萝
请你们看看卡塔尔比赛时她的言论
当时我是这样看过来的
方博外战,她从不发微博支持【那天所有外战的都发了微博表示支持,除了方博。】
方博内战,无论对手是谁,她都表达了希望那个人赢得言论,并且只要方博赢,就发微博说,是那个人状态不好。
这到底是有多不待见方博?

djovjignj:

       首先很抱歉占用tag,毕竟这里是咱们的自留地,但是这些东西我真的很想让更多的菠萝看到,看到所谓的团饭大大,对我们心尖上的小哥哥,到底怀着怎样的用意。
       配图即为所见,这些图片都还存在,无P无改。 
1p.胖球春晚结束后粉丝太热情,博哥上营销号爱豆素颜热门第一后大大的言论; 
2p.博哥春节休假期间给后援会供图之后大大的言论; 
3p.强行无视私信评论里一堆粉丝建议,出钥匙扣用奶糖代替博哥; 
4p.用博哥自己微博图强行放飞磕CP糖; 
5p.继续忽略粉丝长达几个月的小仓鼠小豹子小刺猬建议,所谓征集新形象; 
6p.图片无关CP乱打TAG蹭热度;
7p.卡塔尔1/8决赛即时微博自由心证; 
8p.继续卡塔尔1/8决赛,1/4决赛及半决赛即时微博;

9p随手转发淘宝钥匙扣定价; 

10p.钥匙扣预售期间大大所得收益(PS求问下这趟卡塔尔博哥的收入,应该还没有大大一次钥匙扣高吧)
       再次致歉鞠躬,只是希望菠萝们擦亮眼睛识人吧,咱家画的很棒的画手多的是,真的不必赶着送钱求人家画团子。还是那句话,不是真心喜欢的东西真的演不出来,大大你又是何必呢。以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很美了!

sungZzang: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除了哈哈哈哈哈哈真找不到形容词
笑出眼泪儿了哈哈哈哈哈哈

任世间谁领风骚,我却只为你折腰

三千君V:

让我为你而心动,在未来的每秒钟💓

脸也好看手也好看,哪儿哪儿都好看

二鱼腩:

5p好看到不行的白t博
来源微博 侵删:
http://m.weibo.cn/1297980615/4069728131363240

这两个人可真好看

不做任何吹:

太美好的两个人

来自微博(๑•ั็ω•็ั๑) 侵删

想看文🤣🤣🤣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

Dysin阿迪:

第八号当铺AU  国家乒乓球队—— 整处于迷茫期的周雨被选为第八号当铺的现任掌柜 ,后和自己的队友樊振东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 , 但却躲不开队内的竞争。慢慢的周雨发现马龙张继科二人明明相爱却为了冠军强强互怼 ,感情已经不再单纯,许昕方博双暗恋 ,许昕却以为方博还想着宋鸿远,于是故意疏远方博。 每个人都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来换取自己想要的,但是但是必须付出相等的代价。